社刊矩阵 社保杂志 首页 精品文章
社保芳草地 | 两任乡村振兴工作队长的爱心接力
2021-12-24 12:04
来源:中国社会保障杂志微信公众号
作者:江峰
A+ A-

照片中的符槐积笑得很开心,以致于我们看不清他的脸,不是后期模糊处理的结果,确是他真情流露的瞬间。那一刻,同行的村委钟禄书记激动地按下了手机照相快键。回到住处,我才发现,因为他的笑,我被感染了,照片中的我笑得比他还开心,那是我们彼此间久违的笑啊!

扶贫1.jpg

中秋节前夕,帮扶人江峰和村民符槐积的合影。

上述情景发生在2021年中秋节前夕,我作为海南省社会保险服务中心派驻美厚村驻村第一书记、乡村振兴工作队队长兼符槐积的帮扶联系人,专程带了些月饼去看望他家的孩子们。

不会忘记老队长吴学斌离任前的嘱托,那夜,他说了很多,但其中有句话,他连说了两遍:“住美厚墟的槐积家还很穷,要继续帮扶,不能停呀。”


老队长无意间做了件“大好事”

2020年初,喜欢到村民家串门的吴队长经过美厚墟,偶然听到村民在议论:某某好惨,检查出了喉癌,没有劳动力,老婆也跑了,丢下了两个小孩,都还没有户口……吴队长越听越不是滋味,非要该村民讲清楚了才能走。

原来,村民符槐积当年娶老婆并没有领证,导致两个小孩出生后没法上户口。后期符槐积身体不好,家庭收入非常有限,老婆一狠心就丢下他和儿女走了。没过多久,符槐积又检查出了喉癌,顿时家庭没了经济来源,日子过得甚是艰难。

部队转业的吴队长一听这还了得,习总书记已向全国人民发出庄严承诺,要在2020年底前实现整体脱贫,咱村怎么还能存在这种返贫情况?他一不做二不休,非要让该村民带他去符槐积家里看看。到了符槐积家里,他也傻了眼——一家三口挤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子里,没有床打着地铺,没有柜子,衣物、生活用品随地摆放,父亲和两个孩子都脏兮兮的,一看就让人心疼。

此时的符槐积因为患喉癌已经无法说话,低着头愁云满面,儿女也无精打采,没有了少年应有的活力。吴队长跟符槐积的哥哥再次了解了这一家的基本情况,临走前他告诉符槐积,人走了家还在,对生活要有信心,他会想办法帮助他们。

没有过多的承诺,但真情实意的帮扶行动接踵而至。驻村工作队首先给符槐积一家人购置了上下床、放置衣物的衣柜和堆放生活用品的铁架子,还有干净的被子、吃的米和油,都陆续给配上了。

最难搞的孩子入户问题,吴队长更是煞费苦心。符槐积已纳入低保,但儿女们还是黑户,女儿都10岁了,实在是等不起了。吴队长带着符槐积一家来回跑了无数次县城、省城,终于在省司法鉴定中心的协助下,完成了DNA检测,两位少年等来了期待中的那一纸身份证明。紧接着孩子们也双双纳入了低保,生活、读书压力顿时减轻了……而此时的吴队长工作队任期结束,即将离任。


新队长有意请缨“爱心接力”

2021年5月28日第二批工作队到任,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半年多时间了。从上任前的期待、憧憬,到踏上这片红色土地(美厚村属革命老区)后的兴奋、执念,我既感慨国家伟大脱贫攻坚战的恢宏之力,又心生“一任接着一任干、不全胜不罢休”的坚定信念。特别是在遍访全村75户脱贫户后,我深感全面小康的使命光荣和责任重大。而在追随着老队长的脚印,再次踏进符槐积的家,与他的儿女见面寒暄后,我知道我来对地方了。

初到符槐积家,他依然讲不了话,面无表情;两个小孩黑不溜秋的,不善言语,问一句,答一两个字,能看得出对外人的关心比较抗拒。一家三口仅靠低保金生活,三个人还是住在那间小房子里,符槐积打着地铺睡,两个小孩各睡上下床。被子、毯子、枕头拗在一块,乱搭放的衣服,分不清哪些是洗过的哪些是没洗过的……

驻村没多久,美厚村乡村振兴中队召开会审会,一致同意将符槐积一家三口列入边缘易致贫户名单,属于重点监测和加强帮扶的群体。又没过多久,镇里按规定开始往县里报帮扶联系人名单,作为省下派干部,我既担任村级工作队长,又兼任镇级工作队长,此次帮扶联系人也要求工作队长参与。一天,镇分管乡村振兴工作的吴副书记试探性地问了我下一步对帮扶对象的想法,我知道他是体恤我身上的担子已经很重了。我笑了笑,斩钉截铁地告诉吴副书记,服从组织的安排。因为我清楚,作为队长,我应该做表率,我还跟他提到了符槐积,表示希望有机会能够帮助到他。

对接边缘易致贫户,很多时候必须承担起帮扶压力、检查压力和问责压力。但最终能如愿成为符槐积的帮扶联系人,我感到很欣慰,因为老队长的嘱托无时无刻不在耳边回响“住美厚墟的槐积家还很穷,要继续帮扶,不能停呀”。

列入监测户的三个月内,针对符槐积一家厕所损毁如厕难问题,驻村工作队第一时间介入,主动帮助申请相关修缮经费,在海南雨季来临前完成了厕所改造;针对符槐积长期打地铺问题,驻村工作队为其购买了可折叠竹床,解决了长期卧地睡眠问题;针对符槐积家庭环境脏乱问题,驻村工作队员带着其一家人进行卫生清理,恢复了“家”应该有的温馨;针对符槐积两个孩子在校读书“落后生”情况,工作队专程到学校同班主任进行交流,请老师日常多费心,共同帮助孩子们走出学习“困境”……

帮扶4.jpg

驻村工作队为符槐积购置的新床。

岁末,符槐积家的“喜事”接连不断。经村、镇、县层层审核,符槐积一家的低保救助标准由原来的二类档次调整为最高的一类档次,全家一年可增加救助金2000余元;另外,符槐积工作的问题也解决了,经工作队反复协调,镇里同意安排一份他向往已久、身体力行的“保洁员”工作,计划2022年1月正式上岗,符槐积想为村里做点实事又能增加点收入的梦想得以实现。

帮扶6.jpg

帮扶人江峰和符槐积一起接受省内脱贫后检查。


帮扶5.jpg

找到自信的符槐积和自己的帅气照。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的派出单位海南省社会保险服务中心党组对定点帮扶的高度重视和坚强保障,是我能够扎根基层、服务百姓的精神支撑和力量源泉。从半年前本人赴任前,时任中心党组书记、主任何先英的谆谆嘱托和9月底初次走访慰问符槐积一家,到前不久刚上任的中心党组书记、主任周俊在百忙中调研、走访美厚村,在寒潮即将到来前,专程带来了棉被、毯子等慰问品送给符槐积一家,作为帮扶人我甚是感动。尤其是在中心领导接连不断地对困难群众走访慰问和亲切关怀的带动下,我“将帮扶进行到底”的底气更足了。

帮扶2.jpg

海南省社保中心主任周俊慰问符槐积。

有一天晚上,我在村里走着,突然听到有人轻轻喊了我一声“叔叔”,我一看是阿旺,符槐积的儿子。我邀请他跟我一起走路,他很开心,走着走着,我问他:“阿旺长大以后想做什么?”,他毫不犹豫答道“警察”二字,我问他:“为什么?”他想了想说:“我,我跑得很快……”我告诉他:“警察除了身体要好,还要有文化,学习成绩要好,你能做到吗?”他不带迟疑地说:“能!”我跟他拉钩,希望他说到做到。

望着阿旺坚定的眼神,想起符槐积难得的欢笑,我感受到了手中紧握着的无形的“爱心接力棒”,越握越紧、越握越有力。

帮扶7.jpg

帮扶人江峰雨天的走访。


帮扶3.jpg

符槐积的儿子阿旺在跟着伯父学做菜。


【纠错】

微信公众号

中国社会保障杂志

中国社会保障杂志